“看不见的医生”:加班至凌晨 双手捂得满是红斑

长江日报讯(记者孙笑天 通讯员王敏)49岁的陈军是武汉市肺科医院检验科副主任,担任患者核酸检测作业。疫情发作以来,这位有着12年党龄的老党员,继续奋战在一线,忙到清晨两三点是粗茶淡饭,双手由于长时间捂在橡胶手套里,红肿严峻,皮肤上长着一块块红斑。陈军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博士结业,已在武汉市肺科医院作业了19年。从1月初开端,医院检验科27人全员上阵,血常规、生化、免疫、微生物、病毒检测……再接再励。起先,没有核酸检测试剂,每一例疑似病患,都要进行扫除性确诊,对已知的流感、肺炎等病毒进行检测。“有了试剂后只用做一项,但检测数量大,并不轻松。”陈军告知记者,病毒核酸检测只要临床基因扩增试验室能做,每天需求检测的数量,少则100多例,多则300余例。一次核酸检测,从标本处理到核酸提取扩增,再到检测成果,要用约6个小时。试验室一天进行两批次检测,这意味着他和搭档需求不间断地作业12个小时以上。与战役在病房里的医师不同,检验科医师藏身试验室内,每天与病毒打交道,是外人看不见的医师。与病房里的医师相同的是,他们也要穿戴护目镜、防护服、橡胶手套……只要全副武装,才能与病毒“面对面”。陈军患有小儿麻痹症,尽管不影响行走站立,但与普通人比较,他的膂力和精力都要差一些。每批次的提取检测有10余个过程,全程要高度集中精力进行操作,尤其是最简单感染的标本处理及核酸提取阶段,一点点不能走神。“很累,但我不能畏缩,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这个成果,咬牙也要坚持。”陈军说。试验室是密闭空间,再穿上防护服,炽热难耐。橡胶手套里,汗水无法扫除,手部十多个小时处在湿润环境中,导致皮肤发炎红肿,长满红斑。“每个人都有这种状况,我或许由于体质的原因严峻些,但不影响作业。”陈军小心肠在红肿处涂上艾洛松软膏,缠上纱布,一跛一跛却坚定地向试验室走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